大发直播

                                              来源:大发直播
                                              发稿时间:2020-08-08 23:52:55

                                              19岁的徐水香患上了尿毒症,她很想治好自己的病。然而,面对不菲的治疗费,养父母由于家庭贫困无力相帮,她转而向亲生父母求助,生父曾到医院来了两三次,最后一次给了她1000元,说了句“照顾好自己吧”之后便未再过问;生母也曾帮她四处筹过款,但后来把她拉黑了……

                                              国会议员(尤其是参议院)年纪普遍较大,对现代科技尤其是新兴的互联网相关的技术并不了解太多,这才会有两年前扎克伯格去国会给一群参议员和众议员解释一些基本的因特网概念的笑话。所以,可以断定,绝大多数国会议员并未使用过,甚至并不了解TikTok、微信以及它们相关的应用生态。对他们而言,制裁TikTok和微信的动机来源于对美国人信息安全的焦虑。

                                              这种以己度人的态度,让他们觉得任何掌握美国人大数据、了解美国民众尤其是选民的喜好以及行为的公司都是对美国国家安全的重要挑战,哪怕没有任何证据——只因为美国自己就是这样干的。

                                              还未满月就被抱养 

                                              有记者提问,8月7日,美国国家反间谍与安全中心主任伊万尼纳发表声明称,俄罗斯、中国、伊朗等国都试图干预美国2020年大选,美认为中国不希望特

                                              对立法体系而言,游说显然是较好的方式。就连美国的一些医院都要靠雇前政客游说方能在应对新冠疫情的时候获得所需的资源。在危机时刻,TikTok尤为需要有了解华盛顿盘根错节势力并能施加影响力的说客。而这些说客一般来说给的价格足够高,让其做得足够低调,自然能取得一定的进展。对于TikTok这样的大公司来说,之前很可能已经雇佣了一些游说集团,现在可能需要适当加码。

                                              也就是说,美国自己的相关部门及有直接合作的承包商一直都在做这样偷鸡摸狗的勾当,他们觉得中国公司如果可以这么做却不这么做是不正常的。比如CIA的分析师们日前就表示没有证据显示中国政府或相关部门通过手机应用程序进入智能手机中获取了用户信息,但他们仍觉得这“很有可能”。

                                              第二层压力来自于美国的官僚体系,尤其是和信息安全相关的政府部门。

                                              尿毒症于今年3月确诊,19岁的她顿时觉得世界都崩塌了,多希望此时身后能有人给她顶着,但确诊后养父母也很无奈,对她说:“吃饭,我养得起你,可要做治疗,我们实在拿不出钱啊!”8月10日,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主持例行记者会。

                                              那么TikTok和微信应该如何应对呢?